校长博客

在静寂中放弃和憧憬—我眼中的文思

今天下午,忙来忙去中回到桌前,QQ上多了一条文思的留言“李老师,我被国立大学电脑专业(信息系统)录取”句子后是Q友们熟悉的那张微笑的小脸。

回了一张泪雨滂沱的脸,表示一下我的心情。很多的感慨。

文思是那种做得到举重若轻的女孩。她从吉林长春过来,就读于当地高中第一名校,考高后,放弃了很不错的重点大学的学习机会,08年来到新加坡就读预科,成为辅仁09级A-level学生。我一种在想这样的放弃是不是很沉重,我看不到做决定时的文思,那时她还不是我的学生。当我看到文思的时候,就是现在文文静静的样子,不喧哗,不忧郁,平静地面对来临的一切。从来没提过她的高考分数,那个分数放在吉林省,应该是使很多家长和同学羡慕的分数。已经有过的小小辉煌雁过无痕般地留在了文思的身后。

下一次的放弃是08年底,放弃了南洋理工大学的入学考试,她的成绩高过申请的基本分数的要求。我有点不放心,再问她,决定了?决定了。没说什么理由,也没有什么豪迈的表情,我好奇地问为什么,答曰:想上国大。

文思的父亲有些不放心的问我:是不是太轻率,太自信了?我答:文思有放弃的资本。

考试从来没有定局,这样的决定,或许要付出沉重的代价。我看文思,每日静静地来,静静地做题,看不出焦虑和担忧。问到同学,也觉得文思的稳健,最后的成绩应该不成问题。但是我盯着每次的考试,一次见她的测验成绩刚在C等,我忍不住跑去问文思:怎么会这样,文思文静地笑笑:是我答题上的小失误,知识点没问题,老师放心。

一直感叹文思的笃定和从容。

平日的文思,比较其他女孩子,实在是太静了。A-level考完之后,大家放下所有的不安,一起跑到新加坡的一个外岛—乌敏岛。准备了很多吃的,好像也带了几瓶酒,我们几个老师凑在一起打扑克,不时有同学过来我们的房间,站在我们的面前,说一句搞笑的话,原来是被整了,玩输了,赢家要做什么要说什么,就都得照做。大家正说笑之间,突然有同学跑进来,大惊小怪地说:老师老师,文思喝醉酒了,快去看看。哈哈哈,终于可以看到文思失控的样子了,我抄起相机,跑去文思他们的房间。

还是一组同学在打牌,文思坐在那里,看不出有什么异样,“文思,让老师看看”文思抬头,脸比较平时泛红,但是没什么不妥啊,“老师你可别拍我,不好意思。”我想,就是拍了也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可以让文思喝多,但是喝高了的文思,也有足够的自控力,让自己留在得体的范围内。

我从来不相信什么人没有烦恼,没有失落,是否被看出,全在一个人的自控力,人与人的区别,这是一条很好的划分线,它把个性与未来可能有的成就大体上界定出来。一般来讲,我把个人的成就和她的自控力关联起来。所谓三岁看到老,基本上表达的也就是这个意思。

刚刚也留给文思父亲一个QQ信息:文思考上了国大,兑现了当初我的一个担保:文思有放弃的资本,我没看错她。写到这里,我知道,作为我的学生,文思这本文字清雅的小书可以合上了。文思未来的路还很长,相信她会稳稳地走好,文思,加油啊!


fis